图书鸟完本 > ag赌场揭秘|优惠异能 > 钱途 > 0498 时代(大结局)
????23年,你若生活,便一晃而过。.

????23年,你若静止,便犹如永久。

????“90214,这是你入狱前的随身物品。”身着黑色紧身装束年轻狱警将一包东西推了过去,而后指着身后墙上的一个屏幕道,“确认后,请在那里刷一下眼纹。”

????从声音上来看,狱警应该是一个男人,但他身姿纤瘦婀娜,眉毛修得精致,脸上抹着一层淡妆,却像女人一样。

????在他面前的犯人不胖不瘦,从五官上看应该是个比较精神的人,但由于上了岁数,饱经蹉跎,他的表情与瞳孔却都充满了懦弱与茫然,再深处则是恐惧。

????他惊讶地指着墙上的那个光滑的屏幕:“眼纹?”

????“就是虹膜,以前你们登记过的。”狱警的态度很友好,比划着说道,“你把眼睛贴上去扫描,听见**I的一声后就可以了,放心,对眼睛没有任何损害,现在这种技术已经普及了,你出狱后也用的到。”

????“我……还是按手印吧,签字也可以。”犯人没再理会那个神奇的装置,只低头看着自己的随身物品。

????那都是二十年多前的东西。

????价值近三十万的意大利西服,瑞士的镶钻手表,独有卫星通道的间谍级手机以及当时最新款的钱包、私人银行级的银行卡、企业级支票薄。

????狱警无奈地摇了摇头:“90214,刷眼纹很方便的,如果走原始文件流程的话,我首先要去印一张文件,然后你签字我签字,我的上级签字最后盖章批准,恐怕要等一个多小时。”

????“没关系。”犯人点了点头,“我怎么进来的,就怎么出去。”

????“成吧。”狱警无奈,抬手冲手表说了些什么,而后微笑看着成全,“我同事很快送来文件。”

????“那是什么?”犯人指着那闪着银光的漂亮手表问道。

????“通讯手表啊,相当于你们原来的……手机吧。”狱警惊道,“你们不是可以看新闻和报纸的么?这玩意儿已经普及很多年了。”

????“我以为……只是概念产品……”

????“很多概念都成现实了,90214。”狱警和蔼笑着,挥了挥手,“出去以后你也可以买一块,有很多款式可以选的,也可以买传统手表,然后去制造商那里改造,加入通讯功能。”

????犯人又盯着手表看了半天:“没屏幕啊?”

????“呵呵,用屏幕玩的是另一套设备。”狱警摆了摆手,“有明文规定,我可不敢带进来。”

????“好吧。”犯人点了点头,至少屏幕这东西还在,世界变得还没有那么夸张。

????余下的时间,狱警又向他简要介绍了外面的情况。

????在这个时代,男人与女人同样注重美貌,甚至有过之,很多女人反倒不怎么化妆整容了,一心投入事业之中。传统被颠覆得差不多了,“**平等”的信念被彻底的发扬光大,这也就是为什么狱警对待犯人的态度这么好,因为大家是平等的。

????至于衣食住行上,改变其实有限,即便车子只需烧很少的油,但如果想跑的远跑得快,依然要烧油;即便食物大多是转基因的结果,但依然是大米白面;即便平等**了,但如果你想彻底买下一座房子的话,价钱依然高得吓人。

????犯人听得有些激动,也有些害怕,他想问更多的事,却不敢问。

????很快,另一个预警送来文件,这个狱警岁数很大,估计快退休了,他并没有化妆,还是几十年前人的样子。

????“多谢老张。”年轻狱警将文件和笔推到成全面前,“现在整个监狱,恐怕也只有老张那里能找到水笔了。”

????名为老张的狱警却并未跟着笑,,而是凑到年轻狱警耳边轻声道:“20年前的犯人,要小心,不要这么热情。”

????“诶!”年轻狱警不屑道,“老张,都什么年代了。你不怕被告歧视犯人么?”

????“犯人就是犯人。”老张哼了一声,瞪了眼犯人后,拿上签好字的文件径自离去。

????待他走后,年轻狱警才冲犯人笑道:“不好意思,老狱警了,今天退休,还是几十年前的那一套。”

????“没关系,那一套我比较亲切。”犯人被老狱警骂了,反倒舒服了很多,“他说的对,犯人就是犯人,既然犯错了,就有理由被惩罚。”

????“不能这么说的。”年轻狱警摇头道,“这是不平等的,每个人都会犯错,只是犯人更深一些。90214,你出去后也要收起老同志的那一套,在现在社会吃不开的,可能莫名其妙地就会被告各种阶级歧视、身份歧视或者种族歧视什么的,罚款不少。”

????“呵呵。”犯人摆手道,“只有可能他们歧视我。”

????“不会的。”狱警正色点头,“这个社会很美好,大家都是善意的。”

????“但愿吧。”

????一个小时后,这个犯人换好了衣服,走完了全部流程,拎着20年前的公文包,在那些老旧名牌的包装下,就像是一个年迈的保险员,走出了监狱大门。

????世界看起来没什么变化,这让他松了口气。

????他举目四望,空旷的街道上除了一辆破破烂烂显然已经被废弃的汽车外,并无他物。

????“也是,没人会来接我吧。”犯人叹了口气。

????正准备自己徒步走向某个方向的时候,那台破轿车突然启动了,那躁人的旧马达声响,在犯人听来是如此的悦耳。

????难以想象,那台墨绿色的烂吉普车竟然还能跑起来,竟然还是朝着自己行进的。

????车子停在他身旁,一个声音传来:“上车吧。”

????犯人再次松了口气,拉开车门:“理财公司的人吧?我就说,我应该是超级客户的,总要有人来接待。”

????他坐在副驾驶上,转头望去,这个驾驶员却让他吓得一个机灵,外形上看,这家伙比监狱里的任何一个家伙都要可怕100倍。

????那是一个老人,满面银须,毛发极其旺盛且蓬乱,脸上还有很多褶子,尤其是他现在在笑,褶子就更多更深了。

????“成公子,好久不见。”

????“你是……”犯人本能想拉开车门逃走,外形上虽然他记不得了,但这样的声音语调他永远不会忘。

????“别怕别怕!”老人连忙拉住成全,虽然他老成这样子了,但手腕依然够劲儿,“我退休很久了,今儿特意来给你接风的,你就当是搭车吧。”

????犯人喘着粗气,看着这个老人:“史强?”

????“呵呵,就说你忘不了我。”史强像几十年那样,拿出一个烟盒,晃了一支含入口中,而后将烟盒冲成全晃了晃,“紧俏货,现在人都抽环保烟了,这玩意儿可贵的要死。”

????成全摇了摇头:“不抽。”

????“得。”史强也没系安全带,就这样发动了这辆老古董。

????“为什么你会来接我……”成全警惕地看着他,20年的时间足够消磨很多东西,包括仇恨,现在的成全只是本能怕这个人。

????“为什么是我?”史强大笑道,“这世界还有几个人认识你?你觉得谁能来?”

????“…………”

????成全微微低下头。

????长辈,很明显已经**了。

????最亲近的兄弟也早就死了。

????至于妻子……这是让成全最难受的。在自己入狱四年,风波彻底平息后,佟菲菲申请了离婚,由于那时犯人的权力有限,她成功了,那时的成全自己也无心抵抗,万念俱灰。

????佟菲菲是个彻彻底底的骗子,她曾在庭上说会带着孩子每周探监,然而这件事20年来从未发生过,为数不多的探监都是由理财公司的人过来谈事情,最近几年连理财公司的人也不来了。

????举目无亲,甚至连一个朋友也没有。

????“呵呵,你想让他来接你么?”史强调笑道。

????成全知道史强说的是谁,他像一个懦弱的大叔一样摇了摇头,那才是真的恐惧。

????“是啊,我就这么想的,你好歹做了这么多年牢,也算赎罪了,出来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多可怜。我送你进来,也得管送你出来不是?”史强拍了拍**,“反正我退休了没事,就当回司机。说吧,你想去哪。”

????“那……谢谢史队长了。”二十年的监狱生涯早已让成全完全变了一个人,他现在知道自己什么都不是,在狱中,他学会了用谦卑保护自己,成全从包中掏出一个本子,拿出了那个坏掉的金边眼镜眼镜戴上,眯眼道,“蓟京华盛理财公司……我要先把我的钱搞出来。”

????“什么东西。”史强皱眉道,“这我哪找去。”

????成全将本子递给史强,史强看过详细地址后,才自信地朝那个方向驶去。

????到了市区,成全才终究看到了世界的变化。

????为了解决交通拥堵,很多层空桥被架了起来,实际上这跟原来的高架高速是一个概念,只是增加了层数和规模罢了。拥堵的地段,甚至有五六层高架,史强合理地选择了最通畅的那一条。

????“进市区了啊……”成全看着城市奇观感叹道,“这是……四环?”

????“四环?”史强捧腹大笑,“成公子,这是七环!距离四环还小一百公里呢!”

????“……七环?”成全不可思议地望着窗外,“这里还是远郊呢么?”

????“是市区,当年的远郊就是现在的市区。”

????由于道路相对通畅,史强架势技术也了得,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,二人终于到了理财公司的那个地址。

????哪里有什么理财公司,早被各式大楼淹没了。

????史强无奈,开始拨各种电话,寻找这个公司的信息。问了一大圈才知道,这个公司四年前就破产了,说的好听就是被吞了,现在客户和账目已经被转到“微银行理财中心”。

????“微银行啊,这个我知道。”史强收起老式电话,冲成全道,“你老朋友的公司。”

????“……微……是微讯么?”

????“差不多,原来是微讯跟银行合资的,但现在基本已经脱离了。”史强拍了拍成全,“估计你也没弄什么网络银行,走吧,我带你去实体营业厅。”

????“不需要什么证件吧。”

????史强指了指自己的眼睛:“呵呵,这年头,带眼睛出门就够了。”

????“那盲人怎么办?”

????“……”史强哑然一笑,二十年后,成全学会了幽默么?

????真正的市中心,微银行营业概念厅。

????这里并非办公地点,而是对外宣传营业的地方,微银行99%的业务都在网上运作,偶尔会有1%的人来这里。这里设计得很宽敞,就像20年前龙源营业厅的对公大厅一样,但面积是那里的百倍。

????在市中心地价最高昂的地段,搞个这个,显然业务是其次,宣传才是重点。

????服务大厅中满是身着正装的咨询人员与各式各样的自助机。

????成全还在惊讶中,一个身着漂亮白裙子女孩子便迎了上来。

????“您好,我是微银的客服经理,有什么能为您服务的?””

????成全看着她问道:“你们……没有统一着装么?”

????“有工牌啊。”女孩子抬了抬胸口的工牌笑道,“我们微银从来不强迫统一服饰的,这样更**,相信您也会喜欢。”

????史强冲女孩道:“这家伙刚从非洲回来,什么都不懂,他在有笔理财几年前被转入这里,你能否帮忙查一下?”

????“好说。”女孩拿出了一张透明的纸片,在上面点了几下,而后递给成全,“麻烦在红色的地方刷一下眼纹。”

????成全惊讶地看着这张纸片。

????是的,这就是屏幕,就像一块柔软的塑料胶片,你甚至可以揉碎了塞在兜里,但你想用的时候他就会摊平显示东西。

????女孩看着成全惊讶的神色想笑,但不敢笑,搞不好会被告歧视的,自己会丢工作。

????“别理他,刚从非洲回来,没见过这玩意儿。”史强却大大咧咧笑了起来,“喂,成公子,有的是时间享受科技,先刷眼纹吧。”

????“哦哦。”成全按照之前狱警说的,将眼镜摘了,眼睛贴上去,听见**I的一声后,他将纸片交给女孩,“可以了吧?”

????“嗯。”女孩在屏幕上**作一阵,而后又将纸片递还给成全,“看一下你的信息能不能对上。”

????成全不得不戴上眼镜,眯眼看着屏幕,身份证号,照片,都是自己没错。

????他的名下资产,通通被投入到了一个叫“微赚”的产品中,成全并不知道,这二十年来微赚始终存在,始终受捧,并且没有改名。

????“一个……两个……三个……”成全开始数着资产后面的“0”,从前,他曾经写支票可以随手画上一排“0”,现在却因多一个少一个而出奇地紧张。

????史强看不过去,在旁边点了一下。

????而后“纸片”上发出了女人的声音——

????“两千七百二十五万零七十四元。”

????成全被吓了一下。

????“还挺有钱的。”史强笑着拍了拍成全。

????“不对,怎么就这么点了……”成全惊恐地望向女孩,“应该是上亿的,这么多年过去,就算年4%,也应该有三四亿才对的。”

????“等等我查一查。”女孩拿过纸片又划拉了一阵,调出了原始数据,来到成全身侧指着屏幕解释道,“您的资产是后来合并过来的,来的时候就只剩下两千万了,根据原始扫描件来看,那家公司原来的运作应该赔了不少,也许是投入到股票市场,赶上10年前的那次股灾了。”

????成全的头上冒出汗珠。

????那该死的理财公司……活不见人死不见尸……

????早知道就一直存定期就好了……

????这些钱可是自己最后的依仗,现在自己快50岁了,这辈子没怎么劳动过,不可能再混成什么样子……要靠这些钱活到最后的啊!

????“成公子,不少了。”史强笑道,“虽然不够买六环内的房子,但也不少了。”

????史强根本不是安慰,而是补刀。

????“六环内的房子都买不了???”成全感觉瞬间崩塌,“史队长,你告诉我,这些钱放在咱们那个时代相当于多少。”

????“不能这么比。”史强摇了摇头,“现在我们是发达国家了,机器生产的产品都很便宜,只有不动产和人力服务产品才贵。”

????“给我一个大概。”

????“嗯……两千多万相当于……”史强皱眉思所一阵,“二三百万吧。”

????噗……

????成全瘫坐在地上。

????“老先生?老先生?”女孩有些害怕,“需要帮忙么?”

????“没事……我坐一会儿……”成全抱着头,颓丧地摆了摆手。

????“你忙吧。”史强冲女孩道,“我朋友刚从非洲回来,有点儿不适应。”

????“那……有事叫我。”

????“好的。”

????史强蹲**子,坐在成全身旁,突然有些怜悯。

????现在的成全,再无一丝趾高气扬了,监狱和那些打击,将他变成了一个彻彻底底的大龄废物,面对这样一个人,只能可怜他,不太可能狠他。

????“史队长,我想回去。”成全低头,颓丧说道,“那里至少不用面对这些事。”

????“回监狱?”

????“嗯。”成全抱着双腿道,“外面,太可怕了。”

????“嗯……”史强表示很理解,他见过太多犯人了,“要不你抢个银行?”

????成全抬头四望,还真开始策划起来。

????“别他.妈闹!”史强啼笑皆非,“两百多万又如何,可以租公房,很便宜的,那楼小一百层,里面什么都有,装得下你。”

????“什么楼?”

????“就是为了应付人口膨胀建的超级大楼。”史强比划道,“都是摩天大楼,有公寓有企业有商场,甚至可以有公园。你如果想的话,可以一辈子不出楼。”

????“一辈子都可以在楼里度过么?”

????“嗯,有一个行为艺术家在以身作则,已经坚持3年了。”

????“一辈子,在楼里。”成全问道,“那跟监狱有什么不一样?”

????“……”

????“至少在监狱,每天还有活动时间。”成全浑浊的瞳孔中竟露出一丝缅怀,“而且我在那里……是有朋友的,比在外面要多。”

????“………………”史强不知该说些什么。

????如果今天自己没来接成全的话,恐怕他直接扭头跳河都有可能吧。

????为了让成全振作起来,史强拍了拍说道:“孩子,你不想见见自己的孩子么?那家伙可比你当年要吊,资产比你老爹最辉煌的时候还多。”

????“……”成全的头深深埋了下去,“他们不想见我的……我……”

????“……”史强有些酸涩,“连远远看一眼孩子的勇气都没有么?”

????“我……我……”成全从彻底的猖狂变成彻底的懦弱。

????“还有你前妻,现在是影业巨头了,世界十大影业公司之一。现在美国有四家,剩下六家都是咱们的,你前妻的公司就是其中之一。”史强鼓励道,“你不想看看她么?”

????“不……不……”

????那些光芒太耀眼,成全怕自己受伤。

????他已经受了很多伤了。

????“**,是不是爷们!”史强愤而起身,“我带你去,我在场,他们至少得给我面子。”

????“不……不……我要回监狱。”

????史强就这样生生拉着成全上了车子。

????……

????“有什么事电话里不能说么??非要我回来?”一个精壮的中年人伸着懒腰走在宽敞的走廊中。

????另一个三十出头的干练男人笑道:“没办法,董事长和董事长他.妈都必须要你回来。”

????“哎……”中年人依然有种少年的气场,“岳经理!我再强调一次,我退休了!你们玩吧!!老子环游世界三分之一都没完成呢,你们不要捣乱!”

????“见谅……见谅……”男子在玻璃门上按了一下,引林强进去。

????这是一个大型会议室,墙上铺满了屏幕,屏幕中是各地视频连线的参会者。

????随着自动门打开,会议室内的几十个人,包括屏幕前的上百个人通通起立。

????“林行长……”

????“林行长……”

????“前辈。”

????林强看着这熟悉的地方,只扫了一圈:“叫老林吧,早不是什么行长了。”

????“林叔千万别这么说。”坐在会议室首席的少年笑着起身迎了上来,“今天是历史姓的时刻,必须得你来。”

????“这小子。”林强看着这少年轻轻一笑,倒也生不出气来,只揉了揉少年的脑袋,“胡子刚那么几根就坐这里了,胆子够大。还谈什么历史?”

????“诶!林叔,这次真的是历史。”

????少年才刚过二十,个子却已跟林强差不多高,脸也同林强差不多方,眼睛也跟林强差不多小……

????参会者都沉声了一种不该有的错觉……

????一老一小就这么当着所有人的面聊了起来,旁若无人。

????“那就是林强么?”角落中年轻的女经理轻声问道,“看起来好狂啊……怎么跟贫民窟里的大叔一样……”

????“可别!”旁边年长的经理赶紧捂他的嘴,“是他创造了这里的一切……”

????“我知道他是传奇人物,他跟洛咏生已经快写到课本里了。”女经理皱眉道,“只是……看上去没那种传奇人物的史诗感。”

????“呵呵,情况不同了。”老经理笑道,“现在他正跟咱们董事长母亲,飞影业合作拍一部环游世界的纪录片,你当他是旅行家,冒险家,别当他是银行家。你可不知道,他当年掌管银行的时候有多可怕……”

????“当年当年全是当年……”女经理摊臂道,“我真不信这样一个大叔当年有多厉害。”

????“那是你没见过,你没经历那个时代。”老经理回味道,“他几乎……一手……毁灭了旧银行业。现在实体银行已经几乎成为古董了,线上业务占据了绝大多数,在网上只要刷一下眼纹你可以做任何事情。”

????“这不是很正常的么?肯定会这样的啊,网络这么方便谁还跑银行?”

????“哎……”老经理知道,关于这件事,自己根本没法和这位年轻人再沟通下去了。

????正此时,林强突然惊讶道:“全超了?”

????“对,全超了。”年轻的董事长振奋点头道,“美银、汇丰、高盛、巴黎,我们全超了,现在的蓟京金融街,足以和华尔街平分秋色。”

????“还真是个历史姓的时刻。”林强挠了挠头,傻傻一笑,“但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

????全场人脸上都是囧字。

????“不都是你做的!!!”少年使劲捶了林强一下,“所以这季度听取财报的最高席位,包括之后的新闻发布会,都得你来啊!!”

????“别别,如果是《老友环球记》的发布会我还参加,银行的算了。”林强拒绝道,“你们忙,我得走了,知道我回蓟京,几个老朋友还等着我喝酒呢。”

????“喝酒先等等!听财报!!”

????“喝酒!”

????在林强眼里,银行这都是屁大点事,见老朋友才是真的。虽然已年近50,他体质却依旧不输,一个闪身,便撂下了满会议室的人,自己朝外逃遁而去。

????“你回来!!”少年追了上去,“这面子都不给我!!”

????“你赚面子的事!世界第一大银行的新闻发布会,你来!”

????“可我什么都没做啊!!”

????“你做的很好了!”

????二人一路穷追,林强终究不似少年,在电梯口被抓到。

????少年四望过后,才小声道:“爸,你真不去发布会?这可是几代人的梦想,包括洛咏生……”

????“别叫我爸……”林强揉着少年的脑袋柔声道,“小强,我累够了,人生苦短,剩下的时间该玩了。”

????“哎……”成小强无奈摇了摇头,“早知道会这样……其实这次叫你回来是别的事情。”

????“啥?”

????“成全出狱了。”

????“??不是还有几年呢么?”

????“他表现不错,减刑了。”

????林强是个不会对孩子说谎的人,那些谎言即便是善意的,也许也会影响孩子的一生。所以在成小强懂事后不久,他便与佟菲菲告知了孩子一切,他父亲是谁,成全又是谁。二十年来,林强与成小强虽无父子之名,却有父子之实,其关系极其融洽。

????所以在成小强眼中,那个素未谋面,名为成全的男人,一直是一块心病,一个假想敌,一个会突然出现带走一切的恶魔。

????“他会不会来这里捣乱?”成小强皱眉苦思道,“我是不是要喊那个人爸爸?”

????“不会的,你放心。”林强大笑道,“我说了100次了,那都不是事了,人们只看当下,他已经是古董是标本了,什么都做不了。”

????“我……包括我妈还是不放心……”成小强叹道,“所以这次叫你回来了,万一发生什么事情。”

????“没有万一。”林强踏上电梯,“我搞定吧。”

????“一定搞定!”

????“慌个毛,董事长这样子可不能被别人看到。”林强挥手离别。

????……

????车子行驶在大街上,成全补充者这个时代的一切知识。

????“怎么觉得少了点什么?”成全扫着街道嘟囔道。

????“我倒是觉得多了点什么。”史强依然抽着老式香烟。

????“等等……”成全依然一击掌,“银行!那些银行呢??通常一条街上会有好几家银行的!”

????“呵呵。”史强笑道,“现在的银行都在网上了,有心思搞实体的很少。”

????“全部的?几百家银行都到网上了?”

????“没几百家,大多数被淘汰了。”史强琢磨着,“我能说出名字的,不过三五家吧……”

????“联合银行呢?”

????“早没了。”史强摆手道,“后来的行长贪污被抓,大量坏账,美银撤资,这银行基本就完了,后来收到网络银行的冲级,慢慢改制,就干脆没了。”

????“蓟京银行呢?”

????“蓟京银行……”史强为难道,“这个……林强去的事情你知道吧?”

????“知道。”成全点头道,“史队长,我没别的意思,就想了解这个世界。你看,我现在都这样子了,还能做什么?”

????“唉……别自怨自艾。”史强随即说道,“蓟京银行林强入主后就开始与微讯合作,发展网络银行,当然,那时代还不叫网络银行,也不敢叫网络银行。那一年风声搞得很大,最后上面领导出面叫停了一些业务。这件事也就暂时搁下了。可两年后,中央换了套领导班子,突然鼓励起这些东西,再后来,随着‘**平等’越叫越响,微讯与蓟京银行合资的网络银行突然就跳了出来。在网络银行,几乎可以做一切事情,这个网络银行甚至不需要营业厅,只是偶尔有一些自助机和咨询中心。再后来,眼纹技术开始普及,网络银行彻底可以做一切业务了,随着后续自动化达成,原来那些迂腐的老人离世,大家已经不需要去银行营业厅了,大量的柜员失业,实体银行业迎来了黄昏……”

????成全咽了口吐沫,听着史强用理所应当地语气说出这些事,让他震撼不轻。

????史强随手打开广播,上面正好在大肆宣传“We-**ank(微银行)“晋升为世界第一大银行的消息,主播的语气很激动——

????“这是一个历史姓的时刻!继经济!文化!互联网等等产业之后!我们的金融业终于也赶超美国,现在我们是当之无愧的世界第一大经济体!”

????成全木木问道:“我们已经……”

????“嗨,实际上三年前就已经赶超美国了,金融业超越是迟早的事,毕竟老美的银行运营多年,里面有全世界的财产。可现在,我们也几乎也有全世界的财产了,我们的网络银行在国外也做得风生水起。”

????祖国昌盛,这该是一件好事,但成全很难高兴起来,他转而问道:“那个We-**ank,是他在管么?”

????“呵呵,早不是了。”史强安慰新笑道,“那小子做稳后就他娘的环游世界去了!现在当家的是你儿子!银行股份,你儿子跟洛老狐狸持平!”

????“我儿子。”成全眼中终于闪出一丝希望的神采,“他……他成功么?”

????“算是吧。”史强继续安慰道,“林强放手的时候微银还没这么厉害,你看,短短几年成世界第一了,虽然这是大势所趋,至少你儿子没做错事。”

????“……”

????“对不起……”史强有些不好意思,“退休以后,我说话就不喜欢不动脑子了。”

????“没事。”成强长叹一声,“是我做错事了,如果我不那样的话,现在又会怎样呢。”

????“成公子,别想啦。”

????此时,广播中传来了另一条消息:“据透露,WE-**ANK发布会本来林强会出场,但他在银行现身过后匆匆离去,也就是说林强应该已经回京,同时飞影业放出消息,下周会有《老友环球记》的粉丝会,林强会前往!”

????“哎呦!那臭小子回来啦!”史强神色一震,这便去摸电话。

????“别……”成强按住他,满眼血丝,“你觉得……这还不够么?”

????“……”史强摇了摇头,“那小子退休后很和善,你不想见他么?”

????“不。”成全摇了摇头,“你只需要,让我远远看一眼我儿子,我前妻就够了。”

????“哎……”史强看了眼表,“刚才说新闻发布会半小时后在金融街会议中心召开,咱们赶过去吧,应该能看见你儿子。”

????“谢谢……”

????此时,林强正跟一帮老头儿喝着小酒儿,不亦乐乎。

????知道他回来,老朋友们都急得要死,一顿顿酒喝就厚此薄彼了,大家干脆凑到一起。餐厅的年轻服务员只觉得这帮老家伙吵得要死,不好伺候,但他如果知道他们都是谁,恐怕早就晕厥过去。

????坐在最中间的,是名声几乎可以与当年“比尔盖茨”比肩,又可以与“巴菲特”相提并论的洛咏生,由于才成功,甚至被称为洛老狐狸。此时他已近70,满头银丝却依然精神矍铄,他依然天天去公司,参与每一项决策。这个人曾经被喷盗版起家,曾经最多一次同时遭到20起版权起诉,曾经被誉为行业毒瘤,但时间说明了一切,他现在是真正的传奇。

????他旁边的那位老人看上去稍微拘谨一些的老人,是原审计署审计长,领导了国家审计制度的改革,执行了二十年来最大规模的反腐计划。他的传奇不止于此,他曾在事业最辉煌的时刻,亲手将自己同胞弟弟的审计资料交付纪委,这大义灭亲的故事被当成新时代的优秀典型被歌颂。

????另一位戴着眼镜看起来瘦瘦的老人,是原华商银行董事长,他为人传颂不仅是因为他银行家的能力,更关键的是敏锐的洞察力,他领导的华商银行,是除了微银行外最快投入到网络银行浪潮之中的,华商银行极为快速敏捷地紧随微银行的步伐,完成了转型,这让它成为了现今国内第二大网络银行,更让它得以逃脱被淘汰的命运。

????在最里面,还有一位真正的老人,他头发稀疏,却一直在笑,他已经80多岁了,与桌子上其它人的功绩相比,他做的事几乎不值一提。

????在他旁边,是一位更老的老人,也许已经有100岁了,像回光返照一般,他动作竟然很利索。

????这两位老人话不多,却一直笑,非常享受。

????在这个桌子上,没有利益,没有纷争,只有朋友与英雄,他们谈过往,谈未来,有些时候甚至很幼稚,他们说的话周围人几乎都听不懂,但每一个字都饱含睿智与沧桑。

????在这个国家的崛起中,像这样的老人,数不胜数,正是那一代人的拼搏、努力与改革,才造就了今天的强盛,而那些真正的毒瘤,皆如成全一般,沉入时代的河底。

????发布会的角落中,成全远远地瞥了一眼儿子,儿子个子高大,很精神,像自己,这让成全留下泪来。

????自己这样一位父亲,恐怕他并不想见吧。

????想的话,他一定会来接自己,然后抱着自己喊一句爸爸。

????儿子,我明白,这都是我的错。

????成全回到了史强的车子里,捂着脸,怆然泪下。

????后悔,完完全全的后悔,在狱中都不曾有过的后悔。

????近在咫尺却无颜相认,这是人生最大的痛苦。

????“去找佟菲菲么?”史强拍了拍成全的肩膀,递过纸巾,“她可能没那么好找,但我是干刑侦的,技术活,我想找绝对能找到。”

????“不必了……”成全摇了摇头,“让我回去吧。”

????“嗨,跟你说了,别想那个。”史强摇头一叹,从车子的抽屉里掏出一个夹子,取出一张难很见到的古老支票,“不跟你逗了,这个给你。”

????“这……”成全低头看着支票,这次他没数,直接问道,“多少钱?”

????“两亿吧,比你入狱时的资产还多。”史强将支票按了下去,“很多事早就过去了,那小子让我给你的。”

????“……”成全肯定知道“那小子”是谁。

????“那小子说,自己跟很多人斗了很久,他最终达到目的后,会归还他们。”史强摇了摇头,“我反正听不懂,总之是好事,拿着这笔钱,够你舒服养老的了。”

????成全想不到,自己最后,竟然需要林强接济度曰。

????他微微一笑,并不多么凄惨,满是释然的味道。

????世界将我遗忘,原来你还想着我。

????随后,他将支票撕碎。

????“你这……”史强心疼地看着碎片,“不要给我啊!给我孙子买房子结婚!”

????成全随后身子一侧,抢过了史强的手包。

????“干嘛?”史强问道。

????“抢劫。”成全笑道。

????“……”

????“送我回去吧,我犯罪了。”

????“……”

????“真的,史队长,外面不属于我,我在这里压力很大,我见到儿子了,够了。”成全和善笑着,就像一个最普通的大叔,“让我回去吧,现在当个囚犯真的挺舒服的,每天规律作息,规律劳动。”

????“哎…………”史强一生长叹。

????一代天之骄子,这个下场,不知让人如何评判。

????此时此刻,每个人都在自己的道路上行进着。

????郑帅同莫惜君双双奔赴美利坚,他们是微银行和老美抢生意的主力军,这几年做的很好,过的也很好,他们的儿子竟然还泡了个金毛儿妞!在这个时代,他们这种高端的华人企业家在美国的待遇,不亚于曾经在中国的外企高管。

????林小枣成为了微银所有实体中心的主管,即便已经四十多岁了,却并未嫁人,只一心工作。

????萧潇就任客服中心主任,指东呵西,依旧闹腾。

????胡笑辞去了公安部的职位,像她的姐姐一样嫁给了一位商人。

????出狱的钱才在微讯实体中心某了个职位,这当然是林强介绍的,曾经出色的银行家成为了一位平凡的客户经理,但他自得其乐。

????凌乐乐并未投入银行业,因为她毕业的时候,传统银行业正值黄昏,投靠林强这种事情她又拗着姓子不爱去做,最终她成为了一名国家公职人员,进入了新成立的“网络金融管理协会”,现在的她已经是处级干部,发展不错,没个她老爹丢人。

????刘铭躺在澳洲的黄金沙滩上,喝着香槟。没人认识他,但他在十几年前的那次规模最大,最为彻底的反洗钱、反腐行动中发挥了难以想象的作用。当时身为地下钱庄骨干的他,将国内所有洗钱贪官富商的账目秘密递送给审计署副审计长凌晨,这让凌晨几乎得到了超级外挂,以势如破竹之势,直捣蚁穴。刘铭是黑暗中的行者,他选择以暴制暴。在夜色中,完成了他与老上司最伟大的一次合作。

????孙小美因为若干无良行为,终于被吊销了律师执照,他不得不拍卖自己的各种玩物还贷,最终为求生计,不得不以助理身份加入了某律师事务所。这个事务所的女老板,每天早上都会微笑着为他送上两份甜豆腐脑,这让孙小美生不如死。

????苟二隐姓埋名,回老家盘了块地,耕种起来,自得其乐。跟其它老人不同的是,他重新生长出了黑发,鬼知道他还能活多久。

????除了他们,还有很多人,很多事。

????时代成就了他们,他们创造了时代。

????一周后,林强出席了《老友环球记》粉丝会,他的妻子、女儿、包括飞影业的董事长佟菲菲也出席了这个活动,大家一起谈环游世界的那些麻烦事,那些笑话,不亦乐乎。

????节目最后,年轻的主持人问到:“林叔,你去过了北极南极,冰川火山,我们都想知道,你最终的目的地是哪里呢?”

????“世界很大,你不可能让足迹洒满每个角落。”林强搂着妻子平和笑道,“你这人真讨厌,人的最终目的地,肯定是棺材板啦!”

????全场哄然大笑。

????在林强退休的那一刻,钱眼也随之离去,林强完成了上天交给他的任务,他清楚自己只是个凡人,交完功课,该玩了,往死里玩。

????(全剧终)

????(完本感言放在公众章节)(未完待续。)